墨渲阁

字:
关灯 护眼
墨渲阁 > 无双诗圣 > 第806章 正文完

第806章 正文完



  秦牧与夏修染大婚,适时天下大赦。

  万族臣服!

  银河震颤!

  甚至连龙族也现出原形,翱翔于9天之际。

  ——三个月之后外面传着的的版本是这样。

  但实际上谁也不知道,那龙族出现在天空之上的时候一国圣人是何等担忧。

  当时周武昌差点就哭了。

  好在秦牧靠谱,一句话便把龙族安排妥当,这才有了后来的万族之人,看到的龙凤齐鸣。

  周雪妍的眼瞳依旧是红的,神色却比以前冷的更多了。

  看上去好像比之前更加的难以触碰,可是苏沐沐却只想自己的这一个学姐现在正处于最舒适最放松的时候。

  苏沐沐看着周雪妍笑出了两个小虎牙,温婉的气质配上一对虎牙,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但只有周雪妍知道,这家伙精华的很谁都知道她是个温婉的医修,却不知道这小家伙其实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萝莉。

  ”我还真不知道,你当时竟把我的消息散出去了。”

  周雪妍面无表情的看着苏沐沐。

  亏她当时还信誓旦旦的跟着自己的龙族前辈保证小丫头,绝对不会把自己交代出去的,可是前后脚的功夫就已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吧。

  她这可真是信错人了。

  苏沐沐无辜的眨眼睛,“这怎么能怪我?学姐出现都没跟我打声招呼我可不得,只能往坏处去想。”

  除去龙族这件事情他爱人之间并无其他纠葛些许小的误会,闹上一句两句的便也就消散了。

  ”不过话说回来,诗圣和夏修染究竟去了哪里?好像自他们成婚那日阴阳家的那个前任家主就扛着一把大砍刀往虚空那边冲了,如果不是被周武昌前辈拿下来的话,估计现在。什么情况可当,真不好说..........”

  说话的时候苏沐沐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周雪妍赤红色的眼眸朝着天空之上望了过去,随后微微的闪烁了两下,“谁知道呢?”

  “谁知道那一个小子是不是妄想踏破那无尽虚空?”

  苏沐沐的脸上挂上了疑惑......

  “不是说虚空本就是虚幻之物吗?还能踏碎的?”

  听着苏沐沐连续问了自己两个问题,周雪妍沉默了一下,随后举了举茶杯对着苏沐沐说,“喝茶喝茶。”

  苏沐沐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是被鄙视了,但一时之间竟有些说不出来为什么。

  她有些疑惑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半晌也没明白过来......

  “怎么就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此时此刻阴阳家当中。

  上一任的家主,也就是夏修染的父亲面无表情的磨着一把大刀。

  “我看到了就差一寸的距离,我就能把那小子给干死了!”

  所以他把自己的大刀又加长了......

  阴阳家的其他人没忍心打击自家的家主,其实那是人家诗圣看在夏修染的面子上让你的。

  不然别说是一寸了,就是千米万米,你也进不了他的身了!

  大婚之后没有人知道秦牧带夏修染去了哪里,但先前随着秦牧一道回来的那周武昌还有桃花眼,二人却是留在了此方大陆。

  据说周武昌乃是秦家不出事的祖宗,实力强横无可匹敌,这一次秦家是彻底成为了此方世界的最强家族。

  而周武昌还有桃花源,二人也过上了门前一条河,河边一棵桃树,桃树下一把躺椅的悠闲田园生活。

  至于阴阳家的那一个琢磨着要加强自己包的长度,等秦牧下次出现的时候,把他砍死的某人,就不要去在意了。

  毕竟大典刚刚结束,就拐着人家闺女直入虚空确实有些过分了,周武昌现在想想都觉得挺过分的。

  ......

  无尽的虚空当中,秦牧带着夏修染走了一遍银河。

  秦牧实力不知何时已增长到能在银河的边缘设置传送阵的程度。

  于是他二人便将传送阵定在了银河的边缘位置和诗文大陆的中间,时不时的回一趟,试问大陆夏修染倒还好,但秦牧往往坚持速度要快,姿势要帅。

  因为要慢一点的话,自家的老丈人就提着刀要砍他的脑袋了。

  试问大陆和银河之间的传送点越来越多,试问大陆之内的核心力量似乎也得到了莫名爆发。

  天地之间游离的文气和正气越发的充裕了起来,甚至出现有的孩子,刚出生时并未修行,便已经有了秀才的实力!!

  在银河边缘设置的传送点,秦牧并未刻意的压制住能量的流动,自然而然的那文气与正气便会往诗文大陆的方向走。

  银河的边缘有无数的星球,在这些的星球之上,秦牧和夏修染见过的许许多多,自己曾经没有见过的种族,又或者是前所未闻的修行方式,“想来诗文大陆,在这些星球之人的眼中也是一样的。”

  听了夏修染这话以后,秦牧附和点头。

  无尽的银河,埋葬了无数的故事,有些故事让人潸然泪下,有些故事却如同扎了心窝子一般让人痛彻心扉。

  他们在游历银河的时候,见到了许多的生灵。

  甚至曾经熟悉的人会慢慢的老去。

  周武昌走了......

  秦牧早就猜到这一位,从他微末之时便护着他的圣人,会走得比他早。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但实际上也不算快了,毕竟时光依然流转千年。

  在周武昌的葬礼上,周武昌版秦牧叫到了一边问他是不是在探索银河的源头。

  秦牧承认了。

  周武昌大笑着说,秦牧是个有种的小子。

  当初他想要探索银河的源头,结果迷失在无尽虚空当中现如今有秦牧还有夏修染还有夏修染两人一起去探索,边玩边走就像是游历一般。

  “或许换个心态真的能够找到银河的源头......”

  周武昌的目光之中染上了几分复杂。

  他看着周武昌的墓碑说道,“希望我还能等到你和那小丫头找到银河源头的那一天吧,也不知我老头子能不能撑得住。”

  “您多虑了,您这身体比我还健康......我倒是怕您把我给熬死了。”

  二人坐在青石板之上。

  石板只是路边随意的,在地面之上伸出来的上头温了一壶热热的酒,二人就着酒壶将这壶酒喝了,恋相顾无言。

  秦牧又离开了,带着夏修染一同探寻银河的源头。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修染也数不清他们到底见过了多少的人,遇到了多少的星球主。

  在探寻银河的过程当中有多少人的阻拦,他们的手下又垒起了多少重的尸骨......

  大秦牧一直坚定的往前走,夏修染觉得秦牧似乎觉得银河的尽头会有他想要的东西......

  有一天他人走着银河却依旧波涛汹涌。滚滚白浪压的人喘不过气,这是秦牧与夏修染见惯的浩瀚,在自然面前人渺小的如同一粒沙砾。

  可是极其诡异的是,再往前一步一切都变了,那无尽的银河进化出了一条光带,窄窄的通往了一颗小小的星球。

  没有文气没有能量普普通通,竟是一个全是凡人的世界。

  “蔚蓝星球?”

  夏修染疑惑的朝着秦牧看了过去,而秦牧此时脸上却露出了他所不能理解的极致温柔的笑。

  “带你去看看我另一个爹妈......”

  夏修染:“?”

  “虽然不知道他们还活没活着。”

  夏修染眨了眨眼睛,乖巧的嗷了一声,虽说她不明白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隐约之间她明白这就是秦牧一直想要去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