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渲阁

字:
关灯 护眼
墨渲阁 > 重生之商门贵女有点毒 > 第八十七章 白敬宸的师妹

第八十七章 白敬宸的师妹


  云绸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白敬宸,更没想到不跟他在一起还能连累他被刺杀。

  “谢风和寸晖,你们去帮他们一下。”

  “是,姑娘。”

  谢风和寸晖飞身而下加入战局,便听到那带着帏帽的姑娘咦了一声,抬头看向楼上,便看到观战的云绸。

  那姑娘突然飞身而起冲向云绸,就在快到云绸面前时,露露和寸心一起出手,将她打的又落了回去。

  那姑娘气得跳脚,“我就是想上去,你们打我干什么?这客栈是你家开的啊?”

  她的声音引得白敬宸看向云绸,这才发现云绸也在这里。

  “让她上来吧。”云绸对露露和寸心道,并对寸草使了一记眼色,寸草迅速隐匿起来。

  见露露和寸心退下,那姑娘又冲了上去,这一次稳稳的落在云绸面前。

  “小姑娘,你是不是就是云绸?”女子掀开帏帽,仔细打量着云绸,“你还没及笄?你这是犯了什么事让这么多人追杀你?”

  云绸也打量着这姑娘,虽然与她穿着同样的披风,可是两人的气质完全不同。这女子大概有十七八岁,一双眼睛神采飞扬,一看便是张扬之人。这鲜红的披风对她增添了热烈之气,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而云绸气质冷淡,一双大大的眼中透出丝丝冰寒之意,这衣服在她身上平添了几分妖冶。

  “你怎么不说话?我看你也不像普通的姑娘家,不会是被吓到了吧?”女子在她眼前晃了晃手,“我叫霍云,你跟我说说呗,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你可不像江湖人。”

  云绸突然一笑,道,“我是云绸,连累你们被误会遭遇截杀,实在对不住。”

  “这倒是无所谓。”霍云无所谓道,“反正我们是江湖人,纵然没有被误会,我们看到你们被截杀,也会拔刀相助的,再说了,我师兄的武功在江湖中可谓是翘楚了,这对他不算什么。”

  “还是要谢谢的。”云绸道,“你们是要去京城?”

  “你怎么知道?”霍云瞪着眼睛看着她,突然恍然大悟,“你是不是认识我师兄?难怪他刚刚一听到有人说要杀你,都不跟他们说清楚的,直接上去就打。”

  “姑娘不要误会。”云绸对霍云道,“白家和我们家是故交,我们也算是朋友吧。”

  “这有什么可误会的?”霍云手摸着云绸的头顶,云绸软软的头发让她顿时心生好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再说了,为了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不认识也是可以出手的啊。”

  云绸愣了一下,在霍云收回手的时候,不自觉的也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除了她的家人,好像还没有人摸过她的头发。

  此时,楼下的战斗已经结束。刺客们不敌,残兵败将退走,留下了几具尸体。

  “姑娘,这些尸体如何处理?”谢风问道。

  “交给当地的官府吧,谢风在客栈里租一辆车运过去,让寸草跟着你。”

  “是。”

  “等等。”白敬宸叫住谢风,将一块手牌扔给他,“把这个给官府看,以免他们不尽心。”

  “好。”谢风拿了手牌就拖着尸体走了。

  此时果子下了楼,战战兢兢的将一袋子银子交给掌柜的,说出的话就有点欠利索。

  “掌柜的,这这是赔偿,您拿好。”

  说罢,果子撒腿就往楼上跑,好像后面还跟着此刻一般。

  霍云被果子逗笑了,“云妹妹,你这丫头是刚带出来吧?”

  果子瞬间脸红了,心里别扭的很,明明其他人都不怕的,就连姑娘脸色都没变一下,她却如此胆小……

  “日后就好了。”云绸笑着拍了拍果子的头。

  白敬宸走上楼,走到云绸面前,道,“你没事吧?”

  云绸摇了摇头,“我没事,白大哥怎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在京城吗?”

  白敬宸看着身边的霍云,“十日前我师父外出游历了,让我过来接他的女儿暂时代为照顾。这是霍云,我和乘风的师妹。”

  “我们早就见过了。”霍云跳到白敬宸身边,笑嘻嘻道,“我和云妹妹聊得很不错呢。”

  白敬宸淡淡道,“云姑娘还小,心思也单纯,你不要在她面前乱说话,听到了没有?”

  霍云一脸狡黠,“哎哟着急啦?怕我说了不该说的?是师兄与我曾经同床共枕呢?还是我与师兄共浴一汤呢?”

  白敬宸瞬间脸色变得铁青,“霍云!”

  “云妹妹,你见过师兄的腹肌没?”霍云根本就不怕白敬宸,转过身开始跟云绸八卦。

  云绸愣了一下,顿时想起一些并不太美好的回忆,脸色瞬间红了。

  “果然还是小姑娘,刚刚看他们杀人还风轻云淡,说说基本人体构造就脸红。”霍云哈哈笑着,朝着白敬宸挤眉弄眼,“别,你可别发火,我马上离开,把你的云姑娘还给你。晚饭别叫我了,我要补觉。”

  说完,一阵风似的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敬宸连忙对云绸道,“你别听她的,她从小就这样不着调,喜欢胡说八道,又爱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所以言行举止都是不知所谓。”

  云绸摇了摇头,由衷道,“挺好的啊,我觉得霍姐姐嗯……很潇洒。”

  白敬宸见她除了稍稍脸红一点,脸色并无异常,心里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

  “你吃饭了没有?风寒彻底好了没有?”白敬宸问。

  云绸让开一条路,“白大哥方便吗?如果没别的事,可以进去聊。我的风寒已经无大碍了,等一会儿让果子去催一催,我们一起在楼下吃如何?”

  白敬宸知道云绸心里担心的事,便跟着进了房间,“好。”

  露露给白敬宸倒了一杯茶,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云绸道,“白大哥是到了京城之后没有歇息就赶来之华山了吧?”

  “也不算。”白敬宸道,“骑马有六七日也就过来了。把他们都安置好了,又陪着云伯伯挑好了房子我才来的。”

  “多谢白大哥一路上对我父亲的保护。”云绸起身给白敬宸行了一礼,“这一路上,必定有万千险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