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渲阁

字:
关灯 护眼
墨渲阁 > 回到宋朝当暴君 > 第29章 战局破冰

第29章 战局破冰


这样的猛火油柜,宋军一共拿出来了40个,每三米一个。

城楼上霎时间火焰喷吐不定,一些刚爬上来的金军士兵立刻被这可怕的火焰吞噬。

有的是衣服被点着,带着火焰坠落下去,有的是被灼了一下便立刻掉了下去。

砰的一声,摔在地面,内脏都震破了。

后面的金军源源不断往上爬,并没有因为宋军使用了猛火油柜就停顿下来。

足见金军作战之顽强。

虽说猛火油柜攻击有限,防城却有余。

就这样,双方在城头鏖战,半个多时辰过去了。

金军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00人。

宋军死伤人数也不少,作为守城一方,重伤者已经超过百人,战死者有二十几人。

不停有人爬上城楼,将伤者和死者抬下来。

城楼附近早已有大夫准备好,他们看见人被抬过来,连忙带着一些老百姓,提着药,围过来。

“快快,把他们身上的铠甲脱下来。”

那些军民将士兵们身上的重甲脱下来。

有的重甲被石砲砸中,铠甲片嵌入到肉里,割到了骨头,脱这些重甲的时候,那些士兵疼得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面色发白,额头冷汗如雨。

一边的人看得心惊胆颤,泪如雨下。

还有一些人是被砸中了头部,虽然有头盔护着,但巨大的力道连头盔都砸变了形。

人们小心翼翼取下头盔的时候,头上有一条长长的裂缝,血浆糊在那里,触目惊心。

一些战死的士兵,则被盖上了白布,从这里抬走。

他们的遗体会被送回家,交给他们的家人。

有可能是孩子失去了一位勇敢的父亲,也有可能是一位还在家中缝线的母亲,失去了她刚成年的儿子。

城内正在各处留守的军民,看见披着白布被抬出来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人类最容易被繁荣欺骗,以为和平是常态,直到战争来临的那一刻,人类才意识到,原来战争和毁灭是如此的近。

战争还在继续,城外那震天的战鼓和喧嚣的喊杀声,如同一道巨大的手掌,铺天盖地压下来一般,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时间仿佛也变得缓慢。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城头开始换防。

被换下来的士兵,艰难地走下来,他们就躺在城楼下,他们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汗水浸湿了里面的衣衫。

当下面的军民帮他们脱下铠甲的时候,才发现汗水已经结冰,和铠甲冻在一起。

城头上的战斗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金军像发了疯一样继续往上爬。

金军的石砲也源源不断砸来,将城头城垛砸出数不清的小缺口,

碎石块和爆炸的铁火炮在城头乱飞。

不停有宋军士兵倒下,不停有人上来填补位置。

宋军角楼上的石砲也不停还击。

石头砸完了就进入到白刃相接的状态,双方都披着铠甲。

各自鏖战的武器有斧头、铁骨朵、锤子,没有人用刀,因为刀根本没法破甲。

从金军开始攻城,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时辰。

宋军的猛火油已经换了无数次。

金军爬上城头后又被赶下去,被赶下去后又爬上来,往复四五次,城楼下布满了金军的尸体。

完颜银术可正要继续动员人上前,后方的军令来了:“元帅命令即刻退兵!”

完颜银术可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后面就传来了锣鼓的声音,是鸣金收兵。

完颜银术可沉着脸吼道:“撤!”

正在攻城的金兵如同潮水一样撤回来。

完颜银术可骑着马跑到主帅的位置:“元帅,为何收兵?”

完颜宗翰脸色有些难看:“现在不是攻城的时候!”

“我们已经攻了一半了,眼看就要攻下来……”

完颜宗翰怒道:“从何处看是要攻下来的?”

“这……”

自负、自傲的银术可当然不爽,银术可绝对是一员虎将。

打野战,骑兵冲锋,步兵布阵,他是高手,不过攻城战嘛,就未必了。

完颜宗翰又说道:“去西城门通告宗望收兵。”

“是!”

“元帅,末将不解。”

“局势有变。”完颜宗翰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在亲卫军的簇拥下,便回了主帅营。

西城门的完颜宗望部队也好不到哪里去,连续攻城,死亡已经一千多人了。

古代打仗,冲在最前面的绝对不是人们想象中的炮灰。

冲在最前面的都是经验老道的老兵。

打仗不是单挑,军事是极其复杂的学问。

它包含了社会心理学、个体心理学、组织行为学、财务、工艺、管理等等。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士气,无论是古今中外的著名统帅,都看中士气。

例如《司马法·严位第四》提到:凡战,以力久,以气胜,以固久,以危胜,本心固,新气胜。

西方著作《战争论》中也谈及到战争要素:精神要素、物资要素、数学要素、地里要素和统计要素。

其中精神要素及其作用所引起的一切属于第一类,精神要素贯穿在整个战争领域,它同推动和支配整个物质力量的意志紧密结合在一起,仿佛融合为一体。

你看,《战争论》的作者克劳塞维茨,被认为是现代战争之父。

他也极其推崇精神力量在战争中的作用,这与中国古代的兵法对士气的解读不谋而合。

曹刿论战中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原理。

再强悍的部队,也会出现士气受损,你之所以看到那些部队能战争到最后一兵一卒,是因为他们的指挥官以及军队理念在他们短暂的士气受损后,快速修复。

但快速修复,必须要给军队喘气的机会。

宗望也鸣金收兵了。

因为他也发现,现在宋军的守城士气旺盛,与前段时间似乎大有不一样。

在敌人士气正盛的时候攻城,这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下的决定。

待金军鸣金收兵后,城头立刻将这个消息送回去,城内紧张的气氛总算有些缓解。

金军的统帅以及高层将领全部汇聚到完颜宗翰营帐。

“老子差一点就把西城门给推平了!”完颜闍母坐下来,在那里叫嚣道,“这个时候收兵,意欲何为!”

“局势有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