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渲阁

字:
关灯 护眼
墨渲阁 > 回到宋朝当暴君 > 第67章 将这汉奸推出去砍了,以祭我帅旗

第67章 将这汉奸推出去砍了,以祭我帅旗


完颜兀术的使者一路走来,他看到宋军军纪严明,营帐整齐,不由得有些诧异。

宗泽的军队除了刘浩的人,其余基本上不算是正规军。

但宗泽的军纪非常严明,他已经砍了很多脑袋了。

对于那些想进来混饭吃的地痞、流氓,宗泽是欢迎的,但如果在这里聒噪、不遵守军纪,宗泽也是会立刻把他们的脑袋挂起来示众的。

使者抬起头,看着前面木杆上挂着的人头。

他数了数,一共12颗,地上的水洼是红色的,应该是刚砍下来不久。

那些脑袋还睁着眼睛瞪着前方,嘴巴微微张开,脸上还保持着死之前的恐惧。

他们因为列阵的时候嬉皮打闹,被宗泽抓了个现行,当场推下去砍了。

慈不掌兵,不是说着玩的。

宗泽部的战斗力,也不是吹出来的。

老将军自己也会身先士卒,大雨中检阅士兵,平日里吃饭也与士兵一起。

这些行为,其实在过去的大宋军队里,都很少见。

大宋朝军政体系几乎被童贯给祸害完,军队里吃空饷、喝兵血的比比皆是,除了武器不合格,对待士兵的人格侮辱,军饷克扣也随处可见。

所以啊,岳飞的军队为什么那么强?

因为岳飞和宗泽,都不是过去军政体系里的人,没有把那些坏毛病带过去。

这也是赵宁为什么一定要成立军政院的原因。

宗泽刚回到自己的营帐,脱下蓑衣。

“元帅,金军使者来见。”

刘浩惊讶道:“金军使者这个时候来见,意欲何为?”

李淬说道:“元帅,我军正要与金军开战,不如斩了这使者,以祭我军旗!”

李淬之前不敢跟金人打,还是宗泽扬言要在三军面前砍他人头,他才愿意出战。

这一出战,信心就打起来了,现在天天像打鸡血一样。

而且男人一旦稍微有点成就,就会吹牛逼,李淬现在经常在军中跟别人说“金贼何在,老子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之类的话。

刘衍说道:“末将附议,我军正要与金贼作战,金贼使者来得正好!”

宗泽说道:“将金军使者带进来!”

不多时,人进来了。

“宗副元帅!”

“足下何人?”

“在下刘望德,奉兀术将军之命,前来拜见宗副元帅。”

“你是汉人?”

“在下便是大名府成安县县令。”

“你是成安县县令!”宗泽大吃了一惊。

成安县在大名城以西不到50里。

“正是!”

“你投降了金军?”

刘望德说道:“宗元帅,在下这不是投降,在下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金军兵锋正盛,势不可挡,连京师都被围了,大元帅也被围了,在您来之前,大元帅府的人马被打得溃不成军。”

赵宁是四月十四日得知金军撤退的,现在是四月二十二日。

其实河北一带,还有许多人都不知道金军撤退了。

只有像磁州那种,距离金军主力撤退很近的地方,才会传闻金军往北退兵。

毕竟古代不是21世纪,消息传递是没有那么快的。

而刘望德甚至还以为金军依然在围困东京。

至于东京方面,也没有立刻派人去河北宣布金军退兵。

因为东京方面对河北的战况并不了解,不可能贸然就派人去宣布金军退兵。

这种军国大事,非儿戏。

子弹还在飞。

宗泽怒视刘望德,说道:“你为我大宋官员,竟投降金贼,你可对得起君父?”

“宗副元帅,官家还被困在东京城呢?”刘望德丝毫没有愧疚,仿佛很开心。

之前金军南下,大名府作为开封府北边的屏障,刘望德整天在家里担惊受怕,深怕自己被金军杀了。

现在投降了,保住了一命,对他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无非就是换个上级而已,依然当官,依然拿钱,生活美滋滋。

“这大宋朝算是完了,官家还能不能逃脱汴京是个问题,大元帅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兀术将军说,您是一个人才,只要您投降,他必然重用您,绝不会让您像在大宋一样,被埋没数十年,才有出头之日!”

“你既已投降,还敢来见我,不怕我斩了你?”

刘望德说道:“我是金使,是代表了兀术将军,是来为宗副元帅带来大好前程的,您怎么会杀我呢,您应该感谢我才对!”

宗泽大笑三声:“国朝正是你这等狗鼠之辈尸位素餐,才被金贼有机可乘!我宗某人只有战死,没有投降!”

“好你个不识抬举的宗泽!兀术将军给你机会,你不珍惜!”

“来人!将此人推出去,斩了,以祭我军旗!”

“是!”

刘望德一听,顿时大惊失色:“宗泽!你不能杀我!我是兀术将军的使者!”

李淬霍然站起来,三步走过去。

“宗老匹夫!你敢杀我,兀术将军不会放过你!”刘望德发出杀猪般的哀嚎。

他觉得宗泽简直是疯了,他完全无法理解,现在宋军都被打得快全军覆没了,大宋亡国在即,许多地方都投降的投降,没有投降的也在跃跃欲试,宗泽为什么还敢这样!

“宗老匹夫!你不能杀我!宗泽!宗元帅!宗爷爷!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你不要杀我,饶命啊!我是大宋的臣子,我没有投……”

刘望德在外面的大雨中,被砍了脑袋,鲜血顺着流入水洼中。

天空电闪雷鸣,那木杆上的十二颗脑袋仿佛在看着刚才这一幕。

很快,刘望德的人头被送回了金营。

刘浩说道:“元帅,我们的军粮只够吃半个月了,如果半个月不解救大名城,我们危矣!磁州和相州那边报过来的粮食价格已经到了8贯每石!”

“什么!他们怎敢!”宗泽大怒,心中仿佛有怒火燃烧,“如此危局,他们还想着发国难财!”

“宗帅,现在……”

前方的宋军在集合。

他们没有铠甲,甚至有些人连刀都没有,但他们在集合。

没有人敢聒噪,因为全军的统帅,这位68岁的老书生,披着蓑衣,站在雨中。

他就像一根定海神针,有他在,宋军就紧紧地凝聚在一起。

完颜兀术发兵了,宗泽部在大雨中正面迎战金军精锐铁骑,

数十辆战车组成的军团,与完颜兀术的骑兵对冲。

双方杀得人头滚滚。

金军数次想要突破宋军的军阵,都没能如愿。

到傍晚的时候,金军陆续撤退。

完颜兀术的大将韩常回来禀报:“殿下恕罪,没能击溃宋军,但我军斩首数千!”

“宗泽气煞我也!”完颜兀术大怒,“现在眼看有攻下大名府的机会,却出现了一个宗泽!”

要是出现别人,那倒还好,金军可以快速击溃对方。

然而,是宗泽部,就没有那么容易击溃了。

即便对宋军有重创,却无法快速让宋军溃败。

没有溃败的打击,不能算真正的打击。

“殿下恕罪,末将明日再战!”

“没时间了,元帅已经撤回北方,如果我们在大名府长时间逗留,开封的宋军一旦北上,我们将面临数倍的敌人!”

一旦进入五月,中原天气酷热,女真人很难忍受。

最重要的是,女真也要回东北去耕田。

女真人是渔猎加狩猎,不是纯粹的游牧民族,有大量的耕地。

猛安谋克制度,其实就是军农合一。

再不回去,有些地就要荒了。

而且,此次回去,金国朝堂要论功行赏,回去晚了,错过了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